返回首页
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关于我们

百万DAU的小游戏对战平台正爆发?我们体验4款头部产品后想告诉你些真相

时间:2018-09-15 12:45:58来源:本站 作者: 点击:
  

  说到休闲手游,第一反应无外乎消除、跑酷、棋牌这些品类。或者更久远的、智能机启蒙时期的《愤怒的小鸟》《植物大战僵尸》等。

  葡萄君此前的文章也分析过这一大类别的发展轨迹,比如:《轻度休闲游戏已经到第三代了》《第四代休闲游戏已经出现?》。

  通过这些内容你能发现,从常规的产业观察视角来看,休闲游戏玩法正在逐渐从轻度向中度演变:用多样的玩法来教育玩家、辅以更充实的游戏内容或周边系统,再加上UCG机制促进活跃、知名主播或KOL扩大影响。主流厂商推出的休闲从产品也多是类似的套路。这似乎是移动游戏时代,休闲游戏应有的发展轨迹。

  猎豹大数据、极光大数据等网站的统计显示:借助“休闲游戏+社交”的概念,几个头部的小游戏平台DAU达到了百万量级。这类平台通常会提供极其简单轻度的对战/共斗小游戏,辅以陌生人社交的内容来吸引用户留驻。

  没有主流游戏厂商背景,却吸引了大量潜在游戏受众。在小游戏对战平台上,休闲游戏呈现出了截然不同的发展趋向。

  如同快手突然被拉进互联网主流视野一样,快手小游戏、同桌游戏、开心斗和玩吧几个小游戏平台,最近也经历了类似的从幕后走向台前的过程。

  较早的“爆料”来自极光大数据。在《春节期间热点app数据观察》这篇报告中,人们发现:“社交游戏”分类下,除了《狼人杀》这一单款头部产品,Top 5完全被几个小游戏对战平台占据。

  2月份同桌游戏的DAU达到了220万,紧随其后的开心斗、快手小游戏等也都超过了100万的量级。而在春节期间,这几个app的活跃用户都有10%左右的增长。

  猎豹大数据3月份公布的排行榜则显示,依托快手app,快手小游戏的数据迅速增长,成为3月同类app中平均打开次数、渗透率最高的。

  七麦数据也记录了相似的增长节奏:快手小游戏从1月中下旬起进入下载量爆发增长阶段;同桌游戏则是去年11月开始有明显增量,二者最高时每日下载都超过8万。

  艾瑞数据记录的趋势变化也同样吻合,到今年2月,快手小游戏的日均独立设备为88万,同桌游戏app的数据则超过了100万。

  打开单个app,也能看到平台用户的直观信息。快手小游戏目前收录了26款小游戏,平均每个游戏实时对战人数有1.1~1.2万对。假如这些数据没有水分,那么总数相加,同时在线款小游戏,单款对战人数3000对到1.2万对不等,粗略统计同时在线万。

  各个统计机构的追踪、app内实时更新的数据都显示——几个小游戏平台在不到半年的时间内迅速崛起,平台上每天有大量用户在玩对战游戏。

  那么这些平台为什么能吸引到大量玩家?仅凭连连看、跳一跳、斗兽棋这些游戏,就足以聚集如此庞大的用户群么?

  首先我们可以从平台的形态来看。快手小游戏、同桌游戏、开心斗和玩吧等都是小游戏的集合,少则二十多款,多则五六十款。每一个app内,玩家都有较多的可选项。在此之前,移动端的线上小游戏平台并不多见(玩吧有快乐大本营的推荐,出现相对早一些,但同类app还是不多),这一波平台的爆发,某种程度上填补了一些app功能的空白。

  我们可以粗略地把小游戏分成两类。一类是经典游戏,除了前文提到的,还有五子棋、扫雷、弹砖块等,这些游戏的玩法可以说人尽皆知。另一类游戏看名字能大概猜到玩法、但仍需要进游戏确认具体形态。

  两类游戏的共同点在于玩法内核极其简单、上手非常快。对于非经典类的游戏,第一次进入游戏时通常也会有简要说明,用户基本可以做到1分钟左右上手。同时,因为强调对战比拼,而非挑战个人极限,平台小游戏也都没有太高的难度,类似FlappyBird那样虐手残的类型很少见。

  此外,平台上的单个游戏都只有核心玩法而没有周边系统,加载极快。大多数游戏单局时间不超过3分钟,可以说小游戏把碎片化做到了极致。这些游戏内也都没有明显的氪金点,用户可以做到即走即用,没有多余负担。在不少休闲游戏都在试图用玩法留住用户的时候,小游戏平台做了完全相反的事。

  基于这些产品特点,平台小游戏和智能机早期的休闲游戏一样,满足了一部分人最基本的“消耗时间”的需求。而从葡萄君匹配经历来看,小游戏对战平台吸引到的大多数是年轻女性用户。在快手小游戏和同桌游戏中,葡萄君的注册资料填了“男性”,几十次对战匹配到年轻女性用户大约占到了2/3。而在开心斗、玩吧里,葡萄君在注册资料中填了“女性”,匹配到的大多数对手和队友,依然是十几岁、二十几岁的女玩家。

  社交形式上,快手小游戏、同桌游戏和开心斗的形式大体一致。主界面都是游戏对战、匹配系统和好友列表三大标签。

  游戏对战页面由用户主动选择游戏进行匹配。匹配系统则是按条件或随机匹配到其他用户,再由两人商量玩什么。匹配的筛选权限也成了同桌游戏主要的付费点。好友列表中,玩家可以和已经添加的好友聊天、约战游戏,系统也会自动列出最近匹配到的玩家,以便添加好友。

  尽管“对战+社交”是宣传的重点,但目前小游戏平台的社交功能普遍都还比较简单。也不时让人怀疑这类游戏的用户是否真的有强烈社交需求。

  每局对战结束,系统会自动跳转到聊天界面,接下来由用户去决定干什么。从葡萄君匹配到的用户来看,很多人一局结束后还是会继续玩游戏,而不是把时间放在聊天上。

  少数几次遇到对方主动说话的场景,是在对战结束后,对方几乎在1秒内飞快地发来“我6不6”或是“还玩吗,要不要换一个游戏?”之类看起来有点套路化的内容。葡萄君试着在游戏结束后和一些对手主动对话,也均未得到回应。没有真实的语言互动,这些对手看起来就像机器人一样。

  不过玩吧内的生态略不同一些,“你画我猜”和“谁是卧底”等多人游戏,会产生对有较高交流要求的场景,玩家之间可能会彼此吐槽、闲聊,因此基本能确定匹配到的是真人。

  除了提供一个“尬聊”的契机之外,开心斗和玩吧还做了一些额外的尝试,另设了“广场”形式的内容。

  开心斗的广场是一个简单的信息平台,由用户自己发布社交需求。在这上面你能看到:有的人单纯想找一起玩游戏的人、有的人求交友/互赞,也有直白地说要找网恋对象的。

  这样的形式让用户多了一些选择,不过也有一个尴尬的地方——社交行为很可能被导流到外部,你时不时就能看到用户会在介绍里标明“交友请加QQ/微信XXXX”,或是“有没有打农药/吃鸡的?”

  玩吧则采用了“广场”+“朋友圈”,朋友圈里是现存好友的动态。广场的形态则更近似微博,给用户提供一个UGC的场所,平台也会依据算法做推荐。在这个分区中有了一些典型社交的感觉,官方推荐的热门多是年轻女孩、搞笑图片一类的内容。

  目前小游戏对战平台对社交的尝试基本只有这些形式。如果非要说用户是因为有社交元素而留驻平台,似乎很牵强。况且是不是真的有这么多“用户”还要另当别论。

  以葡萄君的体验来看,快手小游戏、同桌游戏和开心斗这些平台以“游戏+社交”的概念来宣传,但实际上并未提供有效的真人互动。社交元素也没有和游戏产生有效的联系,其中的一部分社交内容更像是为了名头而存在的。而匹配到占大多数的“年轻女性用户”、一个又一个用着漂亮头像的“玩家”,也像是为了吸引男性玩家而精心布置的。那么颠覆休闲游戏或许也就无从谈起了。

  对于线上游戏来说,形成真正的社交生态是最为理想的状态,但这对于产品的要求也极其之高。曾经火爆一时的《贪吃蛇大作战》,原本只是单机游戏,但是通过营造人与人对战的假象,在短期内获取了大量用户。然而缺乏真实互动,游戏内容被快速消耗,再加上可重复可玩性不高,游戏最终还是没能在长线运营上取得显著的成绩。

  这些几秒内匹配到对手,却又无法与之真实交流的游戏平台,暂时以对战交友的概念吸引到了用户,但长久下去,仅有玩法极简的小游戏,又没能体会到有效社交,用户仍然会在此停留的概率可想而知。

  去年风靡一时的答题游戏也是如此,《头脑王者》成功之前,大量做假匹配的答题PK小程序,都曾获取过不少流量。但是当真正能与好友PK的游戏出现之时,《头脑王者》这类互动形式才爆发出了更大的能量。

  而这样的流量效应无疑对于休闲游戏有着重要的启示——基于人与人的强社交化的游戏体验,会为传统休闲游戏带来意想不到的效果。

来顶一下
近回首页
返回首页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栏目最新
热点内容
相关内容
    无相关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