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首页
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客户案例

刘尊龙:挥不去的农村情结

时间:2018-06-25 02:46:31来源:本站 作者: 点击:
  

  刘尊龙,江苏省第十二届人大代表、徐州市铜山区马坡镇副镇长。2009年至2013年,他先后在铜山区厉湾村、菜园村担任党支部副书记,在尚王村担任党支部书记。曾获得江苏省优秀大学生村官、徐州市创业富民先进个人、“徐州好人”等荣誉称号。他创办了4家农业合作社,带动近千名农户发展现代农业,曾应邀在徐州、南京等地高校开展创业讲座20余场,现被南京农业大学聘为创业培训导师。

  ■徐州市检察机关经常走访联络人大代表,主动让代表更多地了解检察机关的工作职责和队伍建设情况。

  ■徐州市检察机关结合查办的村级干部职务犯罪案件,广泛开展村级职务犯罪预防工作,为新农村建设提供有力的司法保障。

  ■建议检察机关加大宣传力度,进一步增强检察机关在群众中的影响力、感召力,提高检察干警的群众工作能力。

  ◎“建立一个包含组织、法律、政策、投入、师资、资源‘六到位’的新型农民培训机制,推动农村富余劳动力合理有序转移。”

  ◎“检察机关应积极参与到农民工培训工作中来,结合自身职能,利用节假日深入农村、工地,广泛开展农民工法律法规培训。在普及宣传法律的同时,也会提高检察干警的群众工作能力,知道他们的所思所想。”

  ◎“现在不是提倡城市反哺农村吗?我的想法是把城市人集中在一起,让他们来投资农业。”

  在江苏省徐州市铜山区马坡镇蒋楼村獭兔养殖合作社,笔者见到了马坡镇副镇长刘尊龙:一米七的个头,身材敦实,方正大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。他正带着当地獭兔养殖“土专家”赵彬阶给养殖户开展技术指导。谈起目前的工作,刘尊龙乐呵呵地说:“还好,没有离开农民。”

  2014年初被选拔为副镇长的刘尊龙,在村官岗位上已经干了近5个年头,先后服务过3个村子,创办了4家合作社、1个家庭农场、1家公司,发展社员上百人,带富近千户家庭。2012年3月,刘尊龙被评为江苏省优秀大学生村官,同年当选为江苏省第十二届人大代表。

  2009年,刘尊龙来到任职的铜山区菜园村,看到村里没有一条像样的道路,也没有二层的小楼,只有满眼的黄土。刘尊龙一句话也没有说,但他在心里盘算着……

  经过一段时间的走访,刘尊龙发现,菜园村的自然环境适合养牛,不少村民也有饲养经验,但由于规模小、层次低,没能形成气候。刘尊龙想,如果能在肉牛养殖上下点功夫,也许能增加百姓收入。2009年10月,刘尊龙揣着40万元到河北省张家口市采购肉牛。其中,30万元是家里准备给刘尊龙买房的钱,余下10万元是铜山区委提供的创业基金。虽然还未到严冬,但张家口当时已是零下20度。刘尊龙冒着严寒,把100头小牛安全运达刚刚成立的尊龙肉牛养殖场。

  光养牛还不过瘾。刘尊龙还假扮打工仔出入屠宰场,弄清楚了肉牛从屠宰场到超市再到消费者菜篮子的完整流程。“如果可以自己进行肉类屠宰,仅此一项,每头牛就能提高15%的利润。如果村里的每个养牛户得到这部分利润,那么他们每年将增收上万元。”于是,刘尊龙买设备、学技术,自己养牛、屠宰、运输,把从前单纯的肉牛养殖发展成了产业化经营。

  2010年8月,刘尊龙帮扶的肉牛养殖户获得了江苏省农委无公害养殖认证,并注册了食品商标。有了认证就有了自己的品牌,尊龙肉牛身价倍增,村民加入合作社的积极性更高了。社员队伍迅速扩大,从原有的20人到后来一度达到120人,直接带动地方相关产业增收100余万元。

  刘尊龙来之前,村里连石子路都修不起。而今,已经修好了4万平方米的水泥路。为了给修路筹措资金,他还以合作社的名义将自己一年赚的10万元全部捐出来。乡亲们都说:“幸福路是刘书记铺的。”

  在今年2月召开的江苏省人代会上,刘尊龙提交了《关于完善农民工培训工作体系的建议》。这份建议得益于他去年4个多月的“潜伏式”调研。

  去年9月20日,刘尊龙4点多就起床了,5点多赶到徐州嘉昭物业服务公司,换上工作服,拿上扫帚、拖把和特制清洁剂,先扫地,然后捡垃圾、拖地,忙到晚上10点才收工。“一天下来40块钱到手,但腰已经不是自己的了。”他感慨道。

  “我做清洁工,就是想体验农民进城务工为什么这么难。”干了4个多月的清洁工,刘尊龙发现,不少农民工因缺乏市场需求的劳动技能,毫无“议价能力”。像和他搭档的周阿姨,每月干满29天,工资仅1700元。

  经过大量调研和实践,刘尊龙认为,当前农民工培训存在很多问题,培训课程与实际就业需求不吻合,培训内容单一,对提高就业能力的作用有限。因此,他建议建立一个包含组织、法律、政策、投入、师资、资源“六到位”的新型农民培训机制,推动农村富余劳动力合理有序转移,有效整合各级各类农民培训及教育资源,强化基地建设,增加培训项目,扩大培训规模。坚持把培训与技能鉴定、培训与就业指导相结合,以市场需求为导向,建立农民工培训要求调查系统,紧密联系就业市场需求,适时调整培训内容,做到“按需下菜”,提高培训含金量。

  刘尊龙认为,在农民工培训方面,检察机关可以大有作为。不少农民工因缺乏劳动法知识,在外出务工时,一旦出现拖欠工资、工伤等情况,不知如何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。检察机关应积极参与到农民工培训工作中来,结合自身职能,利用节假日深入农村、工地,广泛开展农民工法律法规培训。“在普及宣传法律的同时,也会提高检察干警的群众工作能力。”刘尊龙说。

  刘尊龙的第二个养牛场是由一位采石场老板投资兴建的。“有钱人建好牛场,租给当地搞养殖,投资者不参与养殖,只负责基础建设,然后向养殖户收取租金。”刘尊龙对这种做法非常认可,“现在不是提倡城市反哺农村吗?我的想法是把城市人集中在一起,让他们来投资农业。”

  “把农民吸引过来是第一步。”刘尊龙说,“其实未来农业的趋势是人越来越少,我的牛场有两三百头牛,只需要不到10个人。我们把劳动力解放出来的同时,也提高了农产品的质量。”刘尊龙认为,国家提倡发展家庭农场的目的是希望加快农业现代化,并不是为了解决农村剩余劳动力。“通过投资者和农民的合作来开办农场是第二步。”最终可能是投资者认为回报率大,继续投资,也可能是农村有技术有能力的人赚到了钱、积累了经验,自己去开农场。而任何一种结果,都会推动农业发展。

  刘尊龙说,目前最大的问题就是农村土地流转难。“家庭农场需要占地百亩以上,现在很多农民虽然不种地了,但他们对土地依然有依赖,对集中土地搞大型农业发展还是有抵触心理。如果不能很好地解决这个问题,家庭农场的推进就会困难重重。”

  因此,在今年江苏省人代会上,刘尊龙提出要解决家庭农场发展的土地“瓶颈”的建议,一方面,需要政府从政策上扶持,对土地承包者在流转土地时进行补贴,提高他们的积极性;另一方面,可以探索农民用土地入股的方式参与家庭农场的生产经营,这样农民就不会失去土地的自主权。刘尊龙认为,除了做好土地流转工作,政府也应在金融政策上为家庭农场的发展壮大提供相应的信贷资金,构建相应的农业信贷体系和农业保险体系,用政策鼓励金融机构创新信贷产品尤其是小额信贷,并向家庭农场倾斜,解决家庭农场发展资金不足的问题。

来顶一下
近回首页
返回首页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栏目最新
热点内容
相关内容
    无相关信息